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山东兵网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查看: 3175|回复: 1

父亲是朝鲜战场上飞虎山和松骨峰战斗的亲历者 [复制链接]

Rank: 3Rank: 3

发表于 2015-8-16 10:16:35 |显示全部楼层
本帖最后由 烈士后代 于 2015-9-10 19:33 编辑

■故事:
    父亲一生作战45次,负伤6次。
    4次大功,9次小功。
    我的父亲尉世乐,曾是中国人民解放军第38军112师335团2营6连班长,是朝鲜战场上飞虎山和松骨峰战斗的亲历者。
    父亲1939年1月19日入伍,1944年2月19日入党,1952年5月6日转业。
    打四平,攻锦州。三下江南,解放长春。军旅十年,戎马一生,从国内打到朝鲜,父亲一个二等伤残,一个三等伤残。
    从朝鲜战场回来后,父亲曾在抚顺电厂干过几年。3年自然灾害期间,他回到老家莒县,一直到1979年去世,享年62岁。
□血染的风采
    父亲讲过的几件事,至今清清楚楚刻在我脑海里。
    这些事,都是父亲和他伤残战友喝酒时描述的:他们时而模仿机枪射击身体受震动的样子,时而说谁扛的炸药包多大,时而流泪,时而大笑……
    刚入伍不久,父亲就和日本鬼子交上手,负了伤。
    一个大个子排长背着父亲撤退,背着一个人又作战太劳累,最后排长实在走不动了。他们跑到了一个打谷场上,排长只好把父亲藏在一个谷秸垛里。
    排长嘱咐说,让父亲放心,他去找部队再来救父亲。
    排长一走,敌人也追到这里,就拖父亲藏的那垛谷秸坐下休息,来一个拖一个谷秸,差一点就把父亲的藏身地暴露。
    父亲回忆说,当时,他大气不敢喘一口。敌人走后,排长带人又寻到了父亲。说到这些,父亲总是流露出对那位排长的无限怀念,至今他还不知道对方的名字。
父亲认为,他亲历的最悲壮惨烈的战斗就是打四平和松骨峰。
    父亲常常回忆说,打四平时,下小雨,死尸的血和雨水混在一起,血流成河。
    东北战场当时零下40摄氏度。
    部队宿营时一个战士进屋,拿下帽子拍掉身上的雪。发现地上有一个人的耳朵,报告了班长,班长问:“你的耳朵呢?”用手一摸,才发现是自己的耳朵。原来行军时帽带没系好冻僵了,拿帽子时被帽子碰下来了而他却浑然不知。
    父亲的耳朵不好,那是在救战友时被炮弹震得。他扑倒战友时幸亏身旁有块石头挡着,不然……
    童年时,我家里还有一床被子弹打了几个洞的毯子,那是父亲放在背包里被机枪打的。
    父亲一生立过4次大功,究竟是在哪次战斗中立的,从没见他提起过。
    38军,是四野的三个猛虎军之一。
    38军军部1950年10月19日从辑安过江入朝,主力部队1950年10月22日从辑安首批入朝作战。朝鲜战场上,38军在三所里龙源里一仗打出了“万岁军”的美名,335团在松骨峰战斗中赢得了“最可爱的人”的美誉。
    那两次著名战斗,父亲都是亲历者。说起美国人,他总是大手一挥:那是手下败将。
    我现在仅存有的一件战利品,就是父亲在朝鲜缴获的美国兵的一个小铜盒。
    他们那代人,最常说的话就是———“没打算活着回来”。
    他们那代人,对那个峥嵘岁月最深感受就是———“难回想当年多少悲壮,忆战友只见泪光”。
□骑在父亲肩头看电影
   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农村,若能看上场露天电影,那可真是“高级享受”。
小孩子欢呼雀跃,迫不及待地盼日落西山头。家家户户则忙着早做晚饭,以免晚了。
    天一抹黑,男女老少说说笑笑,从各路一起奔向放映场。稍晚一点,好位置早已被人占尽,连树上、墙上都已爬满了人,只好站在又偏又远的地方,伸长脖子、竖起耳朵费力地看。有的干脆看银幕背面,不过图像和字幕都是反的。
    那时我七八岁,哭闹着想早去占个好地方,但父母终是放心不下,于是我们常常去晚。我坚持不看背面,每次都是父亲让我坐在他的肩上看电影(现在想来,父亲对我是多么宠爱)。
    父亲蹲下身,我爬到他背上,两腿分开骑到父亲宽阔的双肩上,把双脚放在父亲胸前,父亲则用他那双握了大半辈子枪杆子的大手,紧攥着我的小手,把我慢慢驮起。
    站起身后,父亲用他的双臂搂着我的双腿,力求站稳;我则用双手抱着父亲的头,把身体的重量稳稳地压在父亲的肩上,于是父子俩融为一体。靠着父亲的肩头我得以“傲视群雄”,那些站在凳子上的都相形见绌,我真是得意极了。
但“后果”也严重,父亲一米八高的个头,上面又修筑了个“小碉堡”,我简直突兀成了一座“孤峰”,后面的观众纷纷避让,出现了一个“小胡同”(记得有一次有人当场抗议)。“更上一层楼”后,我的视野一下子开阔起来,借着放映机的光束,环顾四周,到处是黑压压的人头;仰视星斗满天,放映场地的人群在天底下又显得那么渺小。
    一般一部电影四个拷贝。每放完一个,放映员都要换拷贝,这时放映机的那束光亮消失,放映机边树杆上的电灯亮了起来,放映机附近的人就伸长脖子看放映员如何换拷贝。父亲趁机让我下来活动活动,他也休息休息。放映开始,“父亲肩头”的故事就继续。
    后来,每当看电影父亲要带板凳时,我都以拿不动为由拒绝,为的就是要享受一下坐在父亲肩头的“荣耀”(现在想来真是又悔又恨,父亲是一个二等伤残,一个三等伤残),但父亲总是依我,每次都用他那宽阔的双肩把我稳稳驮起。
记得看完《上甘岭》时,父亲说了一句当时我听不懂的话,“这和我们打的仗相比没个影(无法比)”(当时不知父亲是38军的,打了那么多恶仗)。现在看来,银幕上战斗的惨烈表现,远比不上真实的战斗。
    童年对银幕上的英雄非常崇拜,平时也和小伙伴们竞相模仿,谁曾想不善言辞的父亲竟也是从血与火中走过来的铁血男儿,经历了那么多惨烈的战斗!
    铁血男儿也有情,沙场将士也有泪。看《南征北战》,父亲哽咽,说:“打仗就靠两腿跑,行军有时几天几夜不睡觉,最困的时候,战友手拉手行军,即便如此,也还有战友掉到井里。”微抖的双肩,传递出父亲内心的澎湃。
    每看《奇袭》、《打击侵略者》,父亲总提起挂在嘴边的那句话:“美国鬼子手下败将”。坐在他肩上的我,当时竟又认为他在发“少年狂”!
    有一次看完《小兵张嘎》,父亲把我从肩上放下,得意地“卖弄”了一件亲历的事:父亲和战友三人执行任务,途中经过青纱帐,被六七个鬼子突然围住,让他们举手投降,鬼子的枪指在了父亲和战友的头上。
  后来,父亲边说边演示:枪是挎在肩上(执行任务,枪的保险是开的),枪身在后,枪带在前,枪托在下(我现在都不明白,这种挎枪法是正背还是倒背),父亲三个假装投降,举手时,三人不约而同用手拿住枪托,肩头一抖,枪带下肩,枪口翻转向敌,平举,像是投降缴械,顷刻勾动扳机消灭了敌人(誓死不降的决心和长时间形成的默契,使三人心照不宣地完成了同样的动作,有如神助)。
    这是我一生中唯一一次听父亲谈自己的战斗经历。  
2 分钟前 上传下载附件 (54.86 KB)
寻照片中的两位战友。知情者盼告知。qq841158874

寻二营营长陈端文,2营六连连长曹世力。副连长闫金山。二排长李德云。刘志来一排副排长。张会全四排副排长。通讯员徐长林。这些人都是朝鲜战场攻打飞虎山前辈。

emp (1).gif

100936bufa2v9j1javzb14.jpg


091536j8tleouxtylx60tk.jpg

松骨峰战斗的亲历者——蔚世乐

视频: 三十八军血战松骨峰







emp.gif

使用道具 举报

Rank: 7Rank: 7Rank: 7

山东兵网QQ群 战友圈 网上纪念馆 情谊勋章 博客达人 转帖达人 回帖达人 2014年发展勋章 视频达人 抗美援朝胜利60周年活动荣誉勋章 活跃会员 建军85周年荣誉勋章 优秀版主

发表于 2015-9-10 18:52:04 |显示全部楼层
本帖最后由 烈士后代 于 2015-9-11 08:44 编辑

向革命的老父亲及先烈们致敬!真实故事文笔流畅,感人备至!我们父辈的丰功伟绩祖国不会忘记!人民不会忘记!

204622hjozww2zkqaaqwu9军礼.jpg


热烈庆祝中国共产党建党95周年!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Archiver|手机版|山东兵网 ( 鲁ICP备09056721号-1 )  

GMT+8, 2017-9-20 18:54 , Processed in 0.058581 second(s), 24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2

© 2001-2011 Comsenz Inc.

回顶部